观查家 > 股市
股市

「哪吒」为人民造车,掌舵人方运舟功成隐退?

 

文 / 电动机

出品 / 节点AUTO

 

2018年7月26日,这是哪吒汽车第一款量产车发布的日子。

 

这一天,合众新能源总裁张勇在乌镇召开发布会,宣布了旗下第一款量产车哪吒N01公开亮相。

 

此时,合众新能源的创始人方运舟已退居幕后,主攻技术。对他来说,这一刻仍然意义非凡:离开供职13年之久的奇瑞,之后创业4年,终于造出了属于自己的新能源车。

 

在发布会上,张勇一一向台下介绍大屏幕上的合众新能源初创团队五大元老:方运舟、钱得柱、彭庆丰、林伟义、陈耀光。鲜为人知的是,除了金融背景出身的陈耀光(合众新能源首席投资官),其他人均是方运舟在奇瑞的老同事。

 

后奇瑞时代,一批新能源汽车品牌诞生,而从团队来源到品牌调性,哪吒汽车或许是其中影响最深的一个。方运舟的故事要从他大学一毕业便捆绑在一起的这家企业讲起。

 

 

/ 01 /

奇瑞十三年,一切的开端

 

方运舟,1975年出身于安徽桐城。1998年,从中国汽车界“黄埔军校”之称的合肥工业大学汽车系毕业,方运舟投身刚成立一年的奇瑞汽车。彼时,奇瑞汽车缔造者尹同跃,手里拿着政府下拨的30万启动资金,拉起了一伙人开始创业。同样出身于合肥工业大学的他招揽前同事、同学入伙。一汽轿车公司涂装车间担任技术负责人孔繁龙做了奇瑞的生产管理部部长,石家庄汽车制造厂的同班同学高立新当上了“东方之子”项目经理。

 

初入新能源试炼场

 

进入奇瑞工作三年后,方运舟转入了成立不久的“清洁能源汽车专项组”,该小组核心4人成员除了他,还有一位以后的创业搭档彭庆丰。

 

由方运舟草拟、妻子誊写的一份混合动力汽车可行性调研报告,得到了奇瑞重视,这是方运舟与奇瑞新能源汽车结缘的重要时刻,他的新能源热情被团队关注。方运舟参与了奇瑞新能源草创时期全过程,埋下了创业萌芽。2001年底,奇瑞的新能源汽车研发项目成功跻身国家“863”计划;2004年,“国家节能环保汽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落户奇瑞;2009年,奇瑞推出首款搭载磷酸铁锂电池的纯电动车S18。当S18下线之际,方运舟作为技术员接受了新华网等媒体采访。

 

 

2009年2月28日,奇瑞首款锂电池纯电动量产车S18下线,方运舟作为技术员接受新华网采访

 

2010年,已成立11年的奇瑞清洁能源汽车专项组正式转变为奇瑞新能源汽车技术有限公司,并成为奇瑞旗下独立子公司,方运舟的职务是副总经理,兼任奇瑞汽车中央研究院混合动力部部长。为奇瑞新能源起步奠定了基础的关键人物之一是,奇瑞新能源总经理、海归人才袁涛。后来,据方运舟介绍,在2012-2014年,奇瑞新能源每年营收达到几百、上千万元,成为国内首个盈利的新能源公司。

 

袁涛离任奇瑞新能源总经理后,由时任奇瑞汽车副总经理孔繁龙短暂接手,他与负责技术的奇瑞新能源平台开发部部长彭庆丰、方运舟等人组成新团队。之后,总经理更换数位,其中一位是南汽技术出身、同样来自合肥工业大学毕业的刘心文掌印。

 

在刘心文任上,奇瑞新能源实现了年销售过万辆的成绩。2014年年底,奇瑞以QQ车型平台为蓝本,推出了eQ电动车。这是奇瑞新能源王牌产品之一。在2020年上半年,“小蚂蚁”奇瑞eQ1还是新能源领域A0级车型的销冠,直到被“年度黑马”宏光MINI EV打破记录。

 

奇瑞新能源孕育造车新势力“半壁江山”

 

2014年初,“小蚂蚁”还未出生,方运舟已离开奇瑞新能源。临走时,奇瑞董事长尹同跃对他说,“你这小子,忘恩负义。奇瑞新能源业务是你搞起来的,你也舍得,你以为创业这么容易,你看我现在头发都白了。”

 

实际上,“忘恩负义”的何止方运舟。随着方运舟一同离开的,还有早期奇瑞新能源“4人小组”成员之一彭庆丰、奇瑞的早期元老之一钱得柱(曾任奇瑞汽车捷豹路虎合作中方制造负责人),奇瑞新能源电机系统专家林伟义,以及现任合众新能源总裁助理张洪雷等人。2015年前后奇瑞经历的有史以来最大人事变动,不少高层陆续离开,比如原奇瑞汽车总经理助理孔繁龙、原奇瑞销售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陆斌,以及2015年5月离开的奇瑞新能源总经理刘心文。

 

之后,刘心文以新身份“云度新能源汽车创始人”露面,陆斌成为了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而尹同跃早年间拉来的老同事孔繁龙兜兜转转成为了合众新能源联席总裁,入了方运舟的队伍——奇瑞生出了一堆新能源子孙。

 

刘心文之后,奇瑞元老、尹同跃同班同学高立新接手总经理之位。直到去年6月卸任,高立新作为奇瑞新能源总负责人,多年来一直在与方运舟、刘心文、陆斌、孔繁龙等一众入伙造车新势力的老战友打擂台——在一些新能源汽车论坛上,可能数量过半的嘉宾都是奇瑞前同事,却分属不同阵营,令人喟叹。

 

云度的巅峰时刻在2018年,销量一度仅次于蔚来汽车位列亚军。云度是第十家获得新建纯电动生产资质的企业,奇瑞新能源是第四家,而他们都输给了第十三家——方运舟的合众新能源汽车。云度后来的发展却成为造车新势力的反面教材,因资金链断裂、高管内斗等陷入败局。

 

/ 02 /

 

“半国有化”之后

 

融资只为人民造车

 

2014年,39岁的方运舟成立了合众新能源。

 

合众新能源汽车早期,以“由清华大学研发人员主导的初创造车新势力”而闻名,方运舟当时顶着的头衔是清华大学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中心副主任,而该中心的主任,他的导师欧阳明高是新能源汽车行业泰斗级人物。2014年11月4日,合众汽车落户桐乡,欧阳明高曾亲自出席签约仪式。

 

方运舟的最初计划成为新能源汽车的供应商,后来随着清华资源进入、新能源政策及市场风口突然起来了,这才顺势转为整车制造商。

 

融资,融资,还是融资

 

成立之初,合众汽车的第一大股东(出资6.7亿元,占股67%)是微风集团,当是,合众汽车董事长也由相关人士出任。2015年5月,微风集团退出,新金主桐乡市政府入局。外界猜测,微风新能源汽车手握的整车制造资质,随着准入政策放开对合众新能源已不再重要。

 

2017年4月19日,合众汽车正式成为获得新能源牌照的第十三家企业。此时,注册资金4亿元的合众汽车,背后出资人共有5家,北京亿华通和清华长三角研究院两家是清华系,上海哲奥和鸿利智汇是方运舟的团队,另一家便是桐乡市政府。

 

几个月后,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个人豪掷3.3亿元收购合众汽车近53.4%股份,并成为合众汽车董事长,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文学前后对合众的投入达到16亿元。原创始人方运舟与初始创业团队沦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方运舟成为合众新能源副董事长,全权负责日常运营与发展事宜。这一合作持续时间并不久,在楼市调控背景下,掌舵合众汽车一年有余的王文学卸任,方运舟接任。宜春、南宁等城市背景资本接棒,宜春金合当时在股东排序中位居第一。

 

2017年,有媒体问方运舟创业这三年感受如何,方运舟感慨说,“这三年经历的艰辛比过去十多年加起来还要多。”

 

直到2020年C轮融资前,南宁民生和宜春金合持股合众新能源的股比分别为35.65%、25.90%,加一起高达61.55%。两者背后是南宁国资委、宜春国资委,性质为公募资金。地方产业基金的股权占比超过60%;团队占比超20%;剩下不足20%的部分为清华系和社会资本。这便是当时股权占比情况,外界戏称“合众新能源已成为一家国企”。

 

联手周鸿祎,为人民造车

 

2021年一众新股东引入后,地方政府产业基金的股权才被稀释。合众新能源的C轮30亿元的融资,投资方为华鼎资本。2021年4月,上海国际车展,首次参观车展的周鸿祎现身哪吒汽车展台,并亲自到哪吒汽车工厂调研。几个月后,奇虎360参与D轮融资以29亿拿下合众汽车16.594%股权,成为哪吒汽车第二大股东。这意味着,又一位互联网大佬正式进军车界。

 

在360这笔关键资金之后,合众新能源又拿到多笔融资。在今年2月的一次采访中,张勇称,“目前来看应该是我们资金状况最好的时期。”周鸿祎帮忙解决了融资难题,方运舟大概能睡好觉了。

 

让人民想念的周鸿祎,决定联手方运舟打出“为人民造车”的旗号。周鸿祎想要投资一家新能源车企,但当时实现量产的品牌可供选择的余地并不多。但是市场似乎并不买单,360造车计划公布后的次日(2021年5月12日),盘中甚至跌至回A上市以来的新低。借壳回A以来的4年间,三六零持续掉队。公司营收从2018年到2021年连续四年下滑,股价从巅峰时期的66元跌至如今的8元左右。虽然以网络安全闻名,但三六零财报显示,2021年广告方面的收入63.06亿元,收入占比超过57%,利润占比超过65%,而安全业务的营收仅占2021年收入比例的8%左右。

 

周鸿祎在哪吒汽车中扮演什么角色?张勇多次强调:“周鸿祎自己说过,绝对不是要喧宾夺主。”

 

/ 03 /

 

哪吒出世,大神隐退

 

2014年~2017年,找钱、搞产品研发是方运舟团队的主要任务。因而,在当时,除了拿到新能源车牌照和生产资质“双准生证”外,这家企业几乎没有存在感,直到首款车型哪吒N01。一般来说,从建厂到最终交付需要四到五年,而哪吒用了不到三年。

 

“催生”哪吒

 

“哪吒”出世,却并不被看好,催生出来的哪吒“产品力”不够好。不敢卖给普通消费者,大部分售向B端市场。更甚者,哪吒汽车联合创始人张勇不让在主流城市卖,怕影响品牌形象。还有人觉得“哪吒”这个名字很LOW。2019年3月的一次内部沟通会一度考虑放弃“哪吒”品牌。于是,第二款车以合众U发售。

 

2019年的夏天,《哪吒之魔童降世》火了,哪吒IP强大的生命力让团队品牌认知大为改观,合众U随即更名为哪吒U。正是哪吒U这款车让合众跻身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如今,合众新能源已经在考虑品牌整体以哪吒冠名了。

 

2022年1月,哪吒汽车宣布第10万台量产车下线,从第1台到第10万台,哪吒汽车用了42个月。同是月销过万,蔚来汽车的平均售价为44万元,而哪吒主力车型售价不到10万元(卖低价车,走低端市场,这也是效仿奇瑞汽车的打法)。威马沈晖曾多次表示,10万以下的只能叫电动汽车,而不能叫智能电动汽车。张勇针锋相对:在价格定位上,哪吒不做富人的玩具,而要做“人民的汽车”。2021年5月,哪吒汽车共计交付新车4508辆,超越理想,荣登造车新势力第三名。这是“蔚小理”造车新势力三甲格局首次被打破。恰是因为价格低,哪吒对外称“只有(销量)是理想的3倍才能说比他强”。

 

2021年,哪吒汽车全年累计交付近7万台,但智能化发力晚、能力弱等都是哪吒的弱点。

 

方运舟幕后发力

 

哪吒起来了,方运舟却退隐了。2018年,清华老同学、北汽新能源的张勇加盟合众之后,方运舟开始转而研究技术。创业之初,方运舟说,“当时还没想做整车,主要是想做互联网的一些技术,花两年的时间总结了互联网、车联网等汽车智能化发展的方向。”现在,他有空做技术开发了,这也是他所擅长的。2021年9月27日,方运舟、申水文、邢斌和凌赟四人申请了《一种基于透明A柱的辅助驾驶方法》技术专利。或许,方运舟将为哪吒的智能化不足提供一些支撑。

 

或许是因为打出了“为人民造车”的旗号,或许是清华系背后支持,方运舟竟然成了造车新势力中“官方背景”最强的一位。近些年,他频频露脸是在每年的两会期间,作为新势力老大里面唯一一个人大代表而发声。但是细看提案内容,似乎更像是为哪吒代言,比如《加强新能源汽车下乡政策落地的建议》等,新能源汽车下乡,似乎更符合哪吒以低价车“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

 

当哪吒“进城”的那一天,或许也是造车新势力们新战事打响的日子。到那时,方运舟是否会重返舞台,像他的行业引路人奇瑞董事长尹同跃(数月前,接任高立新),下场亲自抓奇瑞新能源板块一样——时代变了,后奇瑞时代,哪吒弑父。

 

节点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节点财经不对因使用本文章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投查查作为开放的资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投查查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投查查(www.touchacha.c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赶紧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