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查家 > 股市
股市

市值蒸发1509亿,融创加紧“回血”,孙宏斌准备“过冬”?

在近万亿的负债面前,孙宏斌也开始变得谨慎起来了。

 

新年才刚开始没多久,1月13日融创中国便发布公告,称已与卖方、配售代理订立协议,将按照每股10港元的价格配售4.52亿股配售股份,认购事项所得款项总额为45.20亿港元,折合约5.80亿美元,折价幅度达到了15.3%。

 

而在公告发布的次日,融创股价也毫无悬念地大幅低开,最终收盘大跌22.63%,股价报收9.13港元,创出了近4年来的新低。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融创在近期第一次通过大额配售来进行融资了。

 

两个月前的11月13日,融创中国也曾以15至15.6港元的价格,折价10.9%的价格配售了2.8亿股的股份,而如今不过仅仅过去了2个月时间,融创便又再度大幅折价配售股份,足可见得其资金压力之大。

 

在去年融创的中期业绩投资人会议上,孙宏斌曾放下了“除了我们以外都有可能暴雷”豪言,但从近期融创的种种操作来看,孙宏斌和融创的日子显然也并不好过。

 

孙宏斌和融创的坎坷过去

 

说起融创,很多人都会联想到如今这个万亿的地产帝国。

 

但实际上,在刚开始的时候,融创不过只是一个“备胎”的存在,可能连孙宏斌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个当初的“备胎”竟然可以成长到如今的体量。

 

要介绍融创的过去,那就不得不说回孙宏斌在联想时的那段青葱时光。

 

1988年,刚从清华大学硕士毕业没多久、时年25岁的孙宏斌偶然从报纸上看到了联想的招聘广告,当时的联想不过才成立了4年时间,规模还并不算太大,但是孙宏斌却一眼看中了这家公司,兴冲冲地跑去了面试,结果自然没有意外,作为高材生的孙宏斌顺利通过了面试,成为了联想之中的一员,而这也为未来地产帝国的诞生埋下了伏笔。

 

 

在那个高中学历已经算是高学历的年代,高学历的人一般会得到更多人的关注,而拥有清华大学硕士学位的孙宏斌在公司也是备受关注,再加上敢打敢拼的性格,孙宏斌用了仅仅一年时间便成为了联想企业部的经理,出色的能力还使他受到了柳传志的赏识。

 

不过,孙宏斌在联想的辉煌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取得的成绩越来越多,孙宏斌也开始慢慢膨胀起来,后来甚至拉起了山头,在企业部内部报纸上写出了“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几个大字,柳传志在看到后也勃然大怒。

 

而到了后来,孙宏斌在被查帐时,因为被发现在联想之外开设银行账户,最终被以“挪用公款罪”被判入狱5年,孙宏斌在联想的时代就这样落下帷幕,然而让人没有想到得失,这却是其房地产事业的开始。

 

1994年,孙宏斌提前出狱,在出狱之后,孙宏斌约了柳传志出来,当面向这个曾经的领导道歉,并向其坦言自己想要创业,想要借50万元,而柳传志也大度地借给了他,在借到钱之后,孙宏斌很快成立了“顺驰中介”,并正式进军房地产行业。

 

在刚开始时,孙宏斌的地产事业还算顺利。在进军地产行业之后,为了能早日做出成绩,孙宏斌开启了“快周转模式”,将拿地到销售的工期从18个月缩短到7个月,而在这种模式下,顺驰也开始飞速发展。

 

 

不过,一味想要快点成功的孙宏斌,最后还是翻了车。在2003年时,孙宏斌为了让融创可以赶超万科,甚至不惜举债在全国各地疯狂拿地,当时顺驰自有资金不足10亿,但同期应付土地款就超过了100亿元,而这也导致了顺驰走向了灭亡,随着当时房地产市场趋冷再加上严格的调控措施,顺驰的资金链断裂,到了2007年1月,孙宏斌不得不含泪将顺驰以12.8亿卖给了香港路劲。

 

而就在这个时候,作为“备胎”的融创才悄然登场。据媒体描述,融创是在孙宏斌看到顺驰资金链紧张时悄悄建立的,是孙宏斌的“第二手准备”,恐怕没有人会想到,这家偷偷建立起来的公司,在未来不但超越了顺驰,甚至成为了地产行业数一数二的龙头企业。

 

3年时间触底反弹,融创借力并购飞速发展

 

在卖掉顺驰之后,当时恐怕已经没有多少人看好孙宏斌能够东山再起。

 

不过,这位地产界的传奇人物却再次创造了历史,时间来到2010年,距离卖掉顺驰仅仅过去了3年时间,融创中国便成功从港股市场上市,从这一点来说,当时的融创已经超越了顺驰,而孙宏斌也真正实现了触底反弹。

 

不过,对于孙宏斌来说,上市也只是融创腾飞的开始而已。

 

 

2011年,伴随着房地产市场遭遇宏观调控,各地房企开始收缩,但融创却在这段调控的时间里实现了逆势发展,在某次采访中,孙宏斌甚至坦言:上市这一年,他最大的感受是幸运地遇到了宏观调控。

 

为什么孙宏斌会这样说呢?其实这和融创当时的情况有关。当时,融创体量和规模还比较小,土地储备仅有590万平方米,在天津拥有五个项目,北京两个、重庆两个、无锡三个、苏州一个项目,主要做的是一二线城市的高品质住房,全年销售额不过83.3亿。

 

随着地产调控的到来,严格的限购政策让购房者更加珍惜购房的机会,这对于注重造房品质的融创来说无疑是个大利好;此外,地产调控也给了所有房企、特别是土地储备少的房企一个平等竞争的机会,而融创也借机飞速发展。

 

 

而到了2012年,在此前逆势发展的融创更是开启疯狂并购模式,此后的几年里,融创相继从各大房企中收购项目和土地,其中不乏佳兆业、雨润、融科、金科等知名房企的身影,具体的操作有:

 

2015年,融创为了可以进一步在强二线城市中占位,当年通过收购中渝置地部分项目,进入西南重镇成都。此外还进入南京、武汉、西安、济南等城市;

 

2016年,融创收购金科地产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从恒大手中收购青岛嘉凯城全部股权;收购莱蒙国际位于三河燕郊、上海、南京、杭州、深圳及惠州的7个项目公司所有股权;以137.88亿元的代价收购联想旗下所有地产业务;

 

2017年,融创继续发力并购,当年并购数量超过了10笔,还参与了和万达的那场涉及金额超过1000亿的“世纪大并购”。

 

而也是凭借着不断的并购,创融真正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根据资料显示,2010年-2020年,融创的土地储备从最初的590万平米至2020年的25772万平米,翻了43.68倍;而其合同销售额也从2010年的71亿元上升到了2020年的5753亿,翻了81倍。

 

近万亿负债压顶,孙宏斌能否顺利“过冬”?

 

虽然2011年融创借力地产调控实现了逆势发展,但面对最近两年的地产寒冬,融创和孙宏斌却没有能够再度创造出奇迹。

 

从目前来看,融创的资金链压力巨大。根据去年的半年报数据显示,目前融创的总负债高达9971.22亿,其中短期借款为909.62亿,应付账款及票据为1306.48亿,而其账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010.99亿,资金明显吃紧。

 

 

此外,在资金链紧张的影响下,融创的股价也是持续下挫。截至1月14日收盘,融创股价报收9.18港元,距离两年前的最高点46.21港元已经跌去了80.13%,市值也蒸发了1851.5亿港元,折合人民币1509亿。

 

而针对负债高企的情况,最近一年来孙宏斌和融创也在不断地抛售资产和融资,以求缓解资金紧张的情况:

 

去年的6-10月,虽然贝壳的股价大幅下挫,但融创依旧逐步出售了贝壳的股票,总价约为5.54亿美元;在去年9月,融创在合同还未到期的情况下,与万达提前终止酒店管理协议;而到了去年的11月和今年的1月,融创还不惜折价10%和15%进行配售股份.......

 

很显然,虽然孙宏斌在去年放下了“除了我们以外都有可能暴雷”豪言,但在巨额的负债面前,其也开始抓紧时间融资回血。

 

其实,在融创上市之初,刚刚经历过顺驰资金链断裂的孙宏斌曾表态,不会进行大规模的扩张;但在扩大规模的诱惑下,孙宏斌还是带着融创走向上扩张的道路。如今,孙宏斌显然谨慎了很多,因为难关并不会每一次都能顺利渡过。

 

投查查作为开放的资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投查查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投查查(www.touchacha.c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赶紧抢沙发